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63TXT >> 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 第184章 大结局(下)

第184章 大结局(下)

三个月后

凡间,陵安城郊。

玄风浅面带浅笑,痴痴地窥伺着茅草屋外身材健硕,皮肤黝黑的男人。

而她边上,帝俊亦痴痴地凝望着她。

为避开浮尘的追缉,他默默地为她撑起了青云伞,以彻底遮挡住九幽中人的窥伺。

谁能想到,看似简简单单的一个撑伞的动作,他已然做了三个多月。

三个月前,玄风浅随他逃出冥界之后,他便把冷夜命惊蛰潜伏在浮尘身边,以及冷夜放手一搏欲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计划告知了她。

按理说,冷夜黑龙真身已毁,即便逆鳞还在,若想重塑真身,起码也得花上数万年。

所幸,出事当天玄风浅身上恰巧携带着御宸阔手相赠的定魂珠。

而这枚定魂珠确也不负众望,在冷夜被八荒天雷劈成飞灰的那一瞬,奇迹般地从死神的手中夺回了他弥留在虚空中的最后一缕残魄。

只不过冷夜受了极为严重的伤,若想在短时间内重塑黑龙真身重振雄风,只有转世轮回这一条路。

毕竟,六界之中只凡间的时辰同其他地方有所偏差。

九幽一日,凡间即为一年。

冷夜便是凭着六界之中的时间差,得了近百年休养生息的时间。

这期间,帝俊一直陪着玄风浅在凡间四处找寻着冷夜的踪迹。

若是按凡间的时辰估算,满打满算,帝俊已为她撑了近百年的伞。

“臭妹妹,朕只能陪你走到这了。不过你别担心,不论何时,朕都会是你最为强大的靠山。往后,冷夜那混小子若是像之前那样欺负你,你尽管告诉朕,朕替你收拾他。”

帝俊徐徐地将青云伞交至了玄风浅手中。

即便不舍,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放手。

“多谢。”

玄风浅百感交集,她从未想过帝俊竟当真陪了她近百年。

这期间,她曾无数次地劝过他,让他别再管她。

可他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作势离开,转眼间又凑至她身侧为她打着伞。

“臭妹妹,务必珍重。”

帝俊洒然一笑,深邃的眼眸中泛起了一层泪花。

许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失态的模样,他忙不迭地背过了身子,骑乘着姑获鬼车,没入了滚滚云絮之中。

“谁?”

抬眸间,冷夜瞥见了栅栏外的一抹倩影,三步并作两步地阔步上前,一手攥住了玄风浅的手腕。

“好久不见。”

玄风浅扬起明媚的笑脸,须臾间便将近段时间心中的委屈和酸楚忘得一干二净。

她见冷夜并未作出回应,索性一头扑入了他的怀中,“冷夜,我就知道你一定还活着。”

“姑娘,你认错人了。”

冷夜并未丢失记忆,可他天生好强,无论如何也不想让玄风浅看到他这般没用的模样。

玄风浅隽秀的眉轻轻蹙起,讷讷地看着他,委屈巴巴地道:“你莫不是真将我忘了?”

冷夜并未答话,只默默地转过身,朝着茅草屋中走去。

“你当真将我忘了?”

玄风浅冲着他的背影喊着话,心中不知是酸涩还是其他。

“姑娘,请回吧。”

冷夜素来骄傲,他实在没有勇气以此刻狼狈不堪的模样面对她。

话音一落,他便匆忙地掩上了门扉。

玄风浅只当冷夜在轮回转世之中失去了之前的记忆,虽觉失落,但始终坚信不论发生何种情况,她总能让他再度爱上自己。

“你在听么?可否容我给你讲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她并未急着闯进屋,而是轻轻地叩响了门扉,试探性地问道。

屋中,紧靠在门扉上的冷夜薄唇紧抿,墨黑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黯然。

他很想告诉她,他一如既往地爱着她。

可话到嘴边,又因他那过强的自尊心,硬生生咽了下去。

无奈之下,冷夜只得颓然地瘫坐在地,仰靠着异常厚重的门扉,静静地听她讲完他们之间冗长的爱恨情仇。

正当他听得入神的时候,玄风浅的声音却毫无征兆地戛然而止。

冷夜静候了片刻,见屋外依旧毫无动静,神色大变。

下一瞬,他猛地敞开了门扉,焦急地环视着四周,像百年前那样焦灼地唤着她,“阿浅?”

“不是失忆了么?”

玄风浅不忍逗弄他,灵巧地从屋顶上蹿下,如同黏皮糖一样,死死地黏在他身上。

“……”

冷夜默然无语,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此刻,他甚至没勇气伸手去抱住她。

“为什么不抱我?”

“多大了,还要人抱?”

“你说过,会养我一辈子,宠我一辈子的,难道都不作数了?”

“我可能养不起你。”

冷夜略显落寞地说着。

当了那么多年的九幽魔尊,突然间却成了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凡人,他心中确实有着极大的落差感。

“没事,我尽量少吃一点。”

玄风浅莞尔浅笑,顺势将他扑倒在地,“没吃饱的话,就只能吃你了。”

“别闹,门还没关上。”

冷夜嘴上如此言说,身体倒是诚实的很。

他明明有拒绝的余地,却怎么也说不出拒绝她的话来。

“怎么,还害羞上了?”

玄风浅抬脚勾门,轻轻地掩上了门扉,笑意炎炎地道:“你现在的这具身体,应当没有碰过其他女人吧?”

“没有。”

“啧...想不到有朝一日,我竟还能尝到黄花闺男的滋味。”

玄风浅学着他之前轻佻的模样,慢条斯理地挑开了他的衣襟。

一开始,冷夜还把持得住,由着她磨磨蹭蹭玩闹了大半天。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却还只是蜻蜓点水般吻着他的唇,这让他忍得愈发艰辛。

“阿浅,你莫不是忘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别急,我...我就是有点紧张。”

冷夜瞅着她略显局促的娇憨样,再也顾不得其他,全凭着最为原始的欲和念,身体力行地表达着无尽的爱意...

翌日,玄风浅睡醒之际,已近正午。

她轻揉着酸痛不已的腰,轻声细语地道:“你一定是在骗我,黄花闺男哪里是你这样的?”

冷夜哭笑不得,原以为她飞升上神之后,体能会比之前好上许多。

不成想,她依旧毫无长进,甚至于还晕了数次。

“冷夜,你当真只是凡人之躯?我怎么感觉,你比之前更可怕了...”

“昨日之前,确实是。”

“何意?难不成,你被我染指之后,也跟着水涨船高,飞升成了上神?”

冷夜模棱两可地道:“也可以这么说。”

事实上,早在事发前,他便将逆鳞藏在了她的身上。昨夜他同她耳鬓厮磨间,趁势取回了逆鳞。

不过在此之前,他确实没想到逆鳞不仅能在短时间内重塑他的魔龙真身,还能使得他失去的修为亦于瞬间回拢拉满。

“我竟这么厉害?”

玄风浅显然不相信冷夜所言,思忖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了缘由。

她羞赧地红着脸,忿忿不平地询问着他,“你该不会将逆鳞藏在了我的身体里吧?”

冷夜哑然失笑,“想哪去了?不过是藏在了你的心口处。”

玄风浅捂着微醺的脸颊,恼羞成怒地瞪着满脸笑意的冷夜,气呼呼地道:“不准笑。你难道不知,我脸皮有些薄?”

“傻丫头,没有笑话你的意思,单单是因为开心。”冷夜俯下身,摁住了她巴掌大的小脸,深深地吻了上去。

叩叩叩——

此时,屋外陡然传来了惊蛰的声音,“魔尊,你可在屋里头?”

“何事?”

冷夜意犹未尽地松开了玄风浅,轻手轻脚地为她整理着凌乱的衣襟。

昨儿个傍晚,惊蛰收到帝俊的传信,说是已找到冷夜的下落,便率着九幽魔众马不停蹄地赶来。

这会子,见冷夜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跟前,惊蛰一改常态,显得尤为激动。

冷夜瞅着热泪盈眶,大半天蹦不出一个字儿的惊蛰,眸光于不知不觉间柔和了不少,“九幽近况如何?”

“堕魔被帝姬徒手剜去眼眸之后,时常大发雷霆。再加上其暴戾的性子,此刻九幽已是怨声载道。”惊蛰如是言之。

冷夜听闻玄风浅居然还做过剜人眼眸之事,剑眉紧拧成了一团,“谁让你以身犯险的?”

“我只是气不过他那么嚣张。再者,那时的他被捆在了东皇钟下,决计没法还手。”

玄风浅心下暗忖着,若是重来一次,她绝对会顺势剜掉浮尘的另一只眼眸。

也让他尝尝被人凌虐的滋味。

不过,她此刻更为好奇的是,惊蛰身边那位冒充颜汐的小妖去了何处。

惊蛰瞅着玄风浅朝他投来的视线,瞬间会意,连声解释道:“帝姬,当初多有得罪,还望海涵。属下在很早之前就意识到了那人并不是颜汐,不过是为了麻痹堕魔,才隐忍了这么许久。昨日夜里,她听闻了属下与惊阙,梦魔等人的密谈,正赶着去通风报信,恰巧被属下发现。为永绝后悔,属下只好亲手拧断她的脖颈。”

“原是如此。”

玄风浅深知惊蛰对颜汐的感情有多深,不愿再勾起他的伤心事,遂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轻声问道:“这段时日,浮尘都去了哪些地方?当务之急,是快些寻到他的逆鳞。”

“逆鳞?帝姬的意思是,堕魔亦是龙族中人?”惊蛰双目圆瞪,惊愕地久久回不过神,“也就是说,那堕魔兴许还是魔尊的血亲?”

闻言,冷夜亦稍显怔神。

自稚末产下黑龙之后,他就有些怀疑这一切都是浮尘搞得鬼。

只不过,那时的他并未发现足以证明浮尘龙族身份的任何线索。

玄风浅重重地点了点头,“他确实是龙族中人,我曾两度得见他的龙尾。”

“既是如此,属下这就命人去寻他的逆鳞。”

“若想在偌大的天地间,找寻一片小小的逆鳞,谈何容易?”

玄风浅眉头紧锁,思忖了好一会儿,脑海中骤然浮现出年前浮尘在梦境中亲自折断小指骨并将之化成骨哨赠予她的画面。

难不成,浮尘的逆鳞就藏在了那枚骨哨之中?

正当此时,一位神色慌张浑身染血的仙童,风急火燎地闯入了茅屋之中。

只见,他一个踉跄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像是用尽了所有气力一般,微微翕动着双唇,如同海岸边搁浅濒死的鱼。

见状,玄风浅遽然慌了神。

她忙不迭地扶起了跟前尤为面熟的仙童,焦声询问着,“仙界发生了何事?”

“帝姬,帝君让我转告你,快些逃命去。堕魔于昨夜买通了曾苦恋过他的仙娥,让那仙娥为他大开方便之门。仙娥领他入了南天门之后,他便开始原形毕露,屠尽了仙族中人。”

“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玄风浅委实没法接受这样残忍的事实,着急忙慌地往九重天上的方向赶去。

冷夜见状,正欲陪她一同前去,却被气势汹汹杀到的浮尘截住了去路。

“想不到,你竟还活着。”

浮尘恶狠狠地盯着一脸漠然的冷夜,气不打一处来。

冷夜刀锋般冷漠的眼神落定在浮尘那张只余下一只眼睛的脸颊上,冷声道:“本尊着实有些好奇,你心底里的恨意,究竟来自于何处?”

“告诉你也无妨。”

现下,浮尘几近已汲取了六界之中所有的怨气,变得空前的强大。

许是因为过硬的实力,他不再像当初那般小心翼翼,而是直接亮出了自己的魔龙真身,“冷夜,你可知这些年来你的所有快乐都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

“何意?”

“你可知,当初你母后怀上的本是双生儿?”

“你的意思是,你和本尊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浮尘满眼嫉恨地扫了眼面色冷沉的冷夜,话里行间满是不甘,“没错,我的的确确也是龙族中人。只不过,我不像你那样幸运。你那禽兽不如的父尊因杀孽过重,注定不得子嗣。为保全你,他竟将他身上所有的杀孽转至了我身上,随后又残忍地将我丢弃在莽荒之地。说到底我之所以会沦为堕魔,全都是拜你们所赐!”

他话音一落,周身戾气暴涨,毫无预兆地便向冷夜发起了猛攻。

近段时日,他疯狂地汲取着六界中的怨气,短时间内实力暴涨百余倍。

现如今,即便是冷夜、玄风浅二人联手,也未必赢得过他。

毫不夸张地说,就凭他现在的实力,最多一刻钟的时间,就能碾压性地大败冷夜,径自取下冷夜的项上人头。

另一边,亲眼目睹了九重天上屠门惨状的玄风浅,失魂落魄地揣着怀中已然咽气的冷漠,怔怔地跪在了一地的尸骸跟前。

“怪我。若不是我,浮尘又岂会牵累到你们身上?”玄风浅声色哽咽,热泪似泉涌般簌簌挂下。

“抱歉,是娘亲对不住你。”

她紧紧地抱着身体发僵的冷漠,哭得歇斯底里。

早知今日,她绝不会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半步。

可惜现在再说这些,为时已晚。

正当她难过得几近窒息之际,被她蹭了一脸咸湿泪水的冷漠,竟奇迹般地转醒了过来。

“娘亲亲,别哭了,丑兮兮。”

冷漠睁开了明亮的双眼,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亦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乖宝,你还活着!”

玄风浅见冷漠的脸色逐渐红润了起来,欣喜若狂,在他脸上接连亲了好几口。

她不知道的是,不止冷漠,九重天上所有无辜惨死之人,都因为她眼泪中众神之力所赋予的无穷无尽的生机,纷纷起死转生。

冷漠懂事地替玄风浅擦拭着花猫般满是泪痕的脸颊,奶声奶气地道:“娘亲亲,快些去救父尊。漠漠感应得到,父尊的气运,越来越弱了。”

闻言,玄风浅再不敢耽搁。

她转手将冷漠交至已然转生的白帝手中之后,便一头栽入了清风殿院前那口荒废已久的枯井之中。

“幺儿,你在找什么?”

白帝,元蘅二人焦急地瞅着在枯井中一阵翻找的玄风浅,焦声问道。

片晌之后,玄风浅在刨空了枯井四壁之后,终于寻到了当日浮尘特意遗落在枯井之中的骨哨。

她正打算将骨哨碎成齑粉,可不知为何,无论她怎么使劲儿,骨哨依旧纹丝未动。

几番折腾之后,她为数不多的耐性终于耗尽。

她再也管不了那么多,卯足了劲儿欲徒手掰断骨哨。

不料,骨哨质地尤为坚硬,“歘”地一声竟划破了她的掌心。

她眉头紧蹙,低咒了一声,正打算将骨哨踩在脚底直至彻底碾碎,无意间竟发觉喷溅在骨哨上的血迹好似得了无穷的力量一般,将其灼烧地滋啦作响。

难道,她的血还有这等功效?

玄风浅半信半疑,再度划开了手腕,将骨哨完完全全地浸透在了她的血液之中。

果不其然!

这枚骨哨一旦沾染上她的血迹,便会发出如同恶龙咆哮般可怖的声音。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玄风浅一边风急火燎地往回赶去,一边研究着究竟该如何彻底毁去这枚骨哨。

虽说她的血对其确有克制作用,但克制和彻底毁去之间,还是存在巨大的差别。

彼时,冷夜和浮尘之间的斗法也已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很显然,浑身散发着黢黑怨气的浮尘很轻松地便锁定了胜局。

他居高临下地看向单膝跪地口吐鲜血的冷夜,阴恻恻笑道:“受死吧,手下败将。”

话音一落,他便将体内无穷无尽的怨念凝萃成了一把削肉为泥锋利无比的宝剑,不偏不倚地朝着冷夜命门处袭去。

玄风浅见冷夜遇险,再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一咬牙,竟将手中那枚尤为烫手的骨哨直戳入她的心口之中。

骨哨受到玄风浅心头血的侵蚀之后,哀嚎之声犹如失控的山洪一般,振聋发聩。

浮尘意识到,其藏于骨哨之中的逆鳞即将被玄风浅的心头血焚蚀殆尽,剑锋一转,直愣愣地朝着玄风浅的天灵盖刺去。

玄风浅灵巧地避开了浮尘向她发起的猛攻,一掌袭向了自己的胸口,使得那枚藏有浮尘逆鳞的骨哨完完全全地没入在她的心头血之中。

“你...”

浮尘深知逆鳞的杀伤力有多大,他委实没料到玄风浅为了逼死他,竟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

“去死!”

玄风浅感受到骨哨在她心头血的浇融之下,已化作了寥寥尘烟,面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大仇得报的释然笑意。

冷夜见浮尘大势已去,二话不说,一剑劈穿了他的身体。

“不...本座不可能输。”

浮尘颓然倒地,死死地撑着眼皮,心中满是不甘。

冷夜面无表情地碾过了浮尘凸起的喉结,疾步朝玄风浅奔去,“阿浅,别睡。本尊带你回家。”

“我好困。”

玄风浅虚弱地倒在了冷夜的怀中,双手紧紧地捂着胸口处的窟窿。

“别睡,本尊这就带你回家。”

冷夜血红了眼,轻轻地抱起了陷入昏迷之中的玄风浅,赤着脚,一步一步地向九幽走去…

喜欢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请大家收藏:(www.txt163.com)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163TXT更新速度最快。

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最新章节 - 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全文阅读 - 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txt下载 - 二堂姐的全部小说 - 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163TXT

猜你喜欢: 我挺好窥凶者最熟悉的最陌生的你比可爱多更甜青葱的校园岁月暖心孤儿院大尾巴夜游记坑娘阅读笔记重生之村花的致富路有心乱弹走丢的爱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设计部的小首席铁律时间线黎明之至破产千金逆风翻盘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探心者余生不走丢老公的故事别乱猜来一场锦上添花浪花与姥姥的漂亮房子蜜恋百日灵魂引灵人大佬的小蛮妻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完本推荐: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全文阅读逆命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国色生香全文阅读恶魔法则全文阅读系统之宠妃当道全文阅读完美人生全文阅读夜来公主香全文阅读山下一家人全文阅读惊悚练习生全文阅读[希腊神话]大地之父全文阅读锦鲤小皇后全文阅读网游:我的被动太多了全文阅读明目张胆全文阅读某某全文阅读叶安全文阅读最高欲望者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风荷举全文阅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级保安在都市万兽朝凰大恩以婚为报皇冠亦有所属诸天最强大佬基因大时代我真没想红啊凌天剑神剑卒过河[红楼]公主自救手册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我花开后百花杀春秋大领主璀璨城13科的吉恩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逆剑狂神进击的后浪这就是个奇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迪迦奥特曼之战记重启不灭战神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文明之万界领主妖女哪里逃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东晋北府一丘八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寒门祸害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

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txt下载手机版 - 二堂姐的全部小说 - 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163TXT移动版 - 163TXT手机站